主页 > J品生活 >十八世纪的医学常识:生病都是自慰引起的,治病得放血才行。 >

十八世纪的医学常识:生病都是自慰引起的,治病得放血才行。

原创 J品生活 作者: 时间:2020-06-20 11:25:40 415

十八世纪的医学常识:生病都是自慰引起的,治病得放血才行。

某次,和朋友一起吃饭,聊起了中医。

我在私人聚会场合,向来都尽量避免讨论中医问题,这个问题,和基改食品、吃狗肉并称朋友绝交、夫妻反目的三大掀桌话题。

所以,每当别人谈这个话题的时候,我都尽量只听不说,然后想方设法地把话题岔开。

这次这位朋友聊的,是《钱乙一味黄土救太子》的故事:「话说宋神宗的儿子,也就是当时的太子得了病,请名医钱乙诊治,钱乙开的处方中,竟然有一味黄土。宋神宗大怒:『黄土怎能入药?』钱乙说:『太子之病在肾,肾属北方之水,土能剋水,所以要用黄土。』于是宋神宗按照钱乙的方子煎药,太子果然痊癒。」

讲完之后,这位兄弟感慨中医的博大精深、神鬼莫测,叹息今日中医没落、神医难觅。我忍不住说:「宋神宗总共生了十四个儿子,其中八个早殇,真要有神医,何至于此?」

这位兄台不服,说:「这点西医不能不服,你看中医历史上名医如云,西医呢?就听说过一个希波克拉底。」

我笑而不答,把话题岔开,大家尽欢而散。

其实,这位兄台还真是不太了解历史。在现代医学兴起以前,西方也是名医辈出的,不过,这些当年的名医现在大都成了笑话,不怎幺被人提起。毕竟那个年代,人们实在过于愚昧,「神医放血救王子」的故事,两百年前讲讲还行,现在再讲,实在丢不起那个人。

即使大名鼎鼎的希波克拉底,其着名的体液学说,也早已经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真正令其千古流芳的,是他那浓缩了医者道德和人道主义精髓的希波克拉底誓言。

远的不说,在十八世纪的瑞士,就曾经有一个誉满欧洲、令各国王室趋之若鹜的神医,名字叫山谬-奥古斯特.蒂索。

蒂索一七二八年生于瑞士,在法国的蒙佩利尔大学攻读医学,一七四九年取得博士学位。蒂索取得博士学位那年才二十一岁,真令我等凡夫俗子羡煞。笔者自诩天资聪颖,十六岁就读大学,五年读完本科,二十一岁时才刚刚成为学士。人比人真是气死人。

蒂索博士毕业后,就在瑞士洛桑从医。此后他人生绝大部分时间都在这里度过,直到一七九七年以六十九岁高龄去世。高龄二字绝非夸张,在那个年代,这是绝对的高龄了。

蒂索在当时厉害到什幺程度呢?

他当时有个外号,叫「莱芒湖畔的希波克拉底」。

他的名声不仅传遍欧洲,而且传到全世界。每年有大批的君王、绅士、名媛、贵妇来找他诊治,还有很多病人在洛桑常住。他们和他们的家属、随从,为洛桑带来了巨额收入。「他们云集于此,给我们的城市带来了活力与辉煌。」

一名当地的政府官员感谢蒂索时说:「先生,沃州,尤其是洛桑能够脱贫致富,您无疑立有头功。如果允许您从每一笔收入中抽取十分之一,您早就成为本州最大的富豪了。」

蒂索就这样以一己之力将洛桑变成了欧洲的医疗中心,拉动了整座城市的 GDP 增长,製造了无数的就业机会,让整个洛桑脱贫致富。

他是电,他是光,他是唯一的神话!

蒂索以其声名之隆,跻身于当时最伟大的人物之列。一七八一年,一位俄国贵族少年的家庭教师备课时,说自己受「蒂索、卢梭和洛克的着作」启发。一七七四年,一个病人给蒂索写信时说道:「先生,您是人类的救星,也来做做我的救星吧。」各国王室不断给蒂索发出邀请,许以优厚的待遇,但都被他拒绝。

那幺,神医蒂索的医术到底如何呢?

以我们现在的医学观点看,他简直一无是处。无论是诊断还是治疗方面,蒂索都没有任何值得称道的创新和成果。

对于治疗,蒂索和当时的绝大部分医生一样,有一个万能的治疗方案:放血。对于病因,则有一个万能的解释:自慰。

关于放血,蒂索在他所着的《论大众健康》里面这样写道:

「胸部发炎或者胸部疼痛时,主要治疗方法,就是放血。

「对于另一种更经常也更要命的疾病胸膜炎,同样必须放血,如果症状没有减轻,那就应该再次放血。

「对于最剧烈也最危险的炎性腹痛,唯一的治疗方法,就是在臂上大量放血。

「受了伤或者挫折要放血,孕妇咳嗽严重,也要放血。还有一些别的症状,出于谨慎,也要放血。」

我琢磨着,当年欧洲肯定留下不少「蒂索放血救王子」「蒂索放血救公主」「蒂索放血救国王」之类的神奇传说。不过,现在人们都不好意思提了。

如果说在发扬放血疗法方面,蒂索只是做了微小的贡献,那幺,在妖魔化自慰方面,他可谓集西方传统医学糟粕之大成,将传统医学中的愚昧发展到了极致。由于他在西方医学界的崇高声望,他撰写的关于自慰问题的着名着作《论俄南之罪》流毒何止百年。至今,一些戒色网站和论坛,依然在引用他的理论。

俄南之罪,在西方是自慰的别称。这个名字来自《圣经》中〈创世记〉第三十八章:「犹大的长子珥在耶和华眼中看为恶,耶和华就叫他死了。犹大对俄南说,你当与你哥哥的妻子同房,向她尽你为弟的本分,为你哥哥生子立后。俄南知道生子不归自己,所以同房的时候便遗在地,免得给他哥哥留后。俄南所做的在耶和华眼中看为恶,耶和华也就叫他死了。」

其实严格意义上讲,俄南的做法不属于自慰,而是属于体外射精。按照《圣经》的本意,俄南的罪过,恐怕主要是不遵从父亲的吩咐和风俗去为嫂子留后,而不是体外射精本身。但是,天主教神权统治下的中世纪欧洲奉行禁欲原则,主教们认为肉慾是万恶之源,男女之间做不可描述之事的唯一目的就是遵照主的要求繁衍后代,而绝不允许享受肉慾。那时候,夫妻之间啪啪啪不能开灯看对方的肉体,不能脱衣服,甚至连啪啪啪的姿势都只能是教会规定的传教士体位。

无论是自慰还是体外射精,都属于万恶的不以生殖为目的、纯粹享受肉体快乐的行为,因而也就被划归为一类。俄南被上帝认为为恶的原因,由不听老爸的话替嫂子留后,变成了不该把精液射在地上这一行为本身。而「俄南之罪」最后也成为自慰的代名词。

最初对自慰的批判,主要是从神学和道德的角度,并没有提到这种行为对健康的危害,甚至有人认为自慰是有益于健康的。当然,即使有益于健康,那也是严重冒犯上帝的罪过。

但是,很多事情都遵从这幺一个演变规律:这件事情道德上是坏的——这件事情是坏的——这件事情在其他方面肯定也是坏的。自慰也难逃这个规律。既然自慰是一种上帝不能容忍的罪恶,那幺断定这种行为损害健康岂不是合情合理?

在这种大背景下,自慰有害健康的论调,也就毫不意外地出现并逐渐被传统医学界及社会大众所接受了。

一七一五年,在伦敦出版了一本只有几十页的小册子,名为《俄南之罪:或自渎的可耻罪恶,与该行为对两性造成的严重后果,以及在身心两方面给受害人的建议》。作者整理了医学、道德与宗教的观点,对自慰的危害进行了耸人听闻的宣传,认为性自慰是众多疾病的根源。

这本小册子的作者叫贝克尔,是一个卖大力丸的江湖骗子。他写这本小册子的目的,完全是为了推销自己的「壮阳补酒」和「强身粉」。这种「你有病,病很重;我有药,药很贵」的行销模式,直到今天也屡见不鲜。想想前几年,一个江湖骗子宣传吃绿豆治百病,能唬弄得大陆绿豆卖到缺货,就知道这种行销手段的威力了。

这本小册子后来不断再版,内容也越来越丰富,对自慰造成的严重损坏健康的病例补充也越来越多,越来越耸人听闻。由于其巨大的成功,模仿作品不断出现,造成了巨大的社会影响。

但是,贝克尔毕竟是一个江湖骗子,他的话的分量终究不能和医学专家相比。以医学的名义将自慰彻底汙名化的,就是我们前面说过的名动欧洲誉满天下,被称为「人类救星」的「莱芒湖畔的希波克拉底」——蒂索。

贝克尔与蒂索的区别,类似路边小诊所医生与北京协和医院教授的区别。

一七六○年,蒂索在洛桑出版了法文版的《论俄南之罪》,进一步加强了性自慰致病的论断。在这本书中,蒂索不仅将几乎所有疾病的病因都归结于自慰,更从「科学」角度对自慰为什幺会损害健康,提出了一套系统完整的理论,这套理论集胡说八道之大成,令人叹为观止。其神奇绝对不亚于「肾属北方之水,土能剋水,所以黄土能治肾病」,甚至犹有过之。

为什幺自慰有害健康呢?蒂索认为,人体的运转,是靠体液维持的。但体液也分不同的等级,而精液是顶级的体液,是动物的精髓,一盎司(约二八.三五公克)精液等于四十盎司血液。精液控制所有其他体液,消耗精液会导致其他体液衰减甚至腐败变质。当精液不足时,人体消化、吸收、排泄都不能正常进行,会出现你所能想到的一切毛病。

这个理论,有两个难题要破解。第一个难题是:为什幺被阉割的人没有精液了,身体却依然健康?第二个难题是:同样是失去精液,为什幺自慰的危害比性交甚至滥交还要大?

这两个问题被蒂索以高超的过弯技巧完美化解。

为什幺被阉割的人身体依然健康?因为这些人一直处在儿童状态啊,他们虽然没有精液滋润,但是也没有失去为转化成精液所消耗的血液啊。

那为什幺自慰的危害比性交甚至滥交大呢?可能这个题目确实有点难,神医蒂索用了整整一个章节,洋洋洒洒地讲出了八大原因。限于篇幅,我们仅欣赏其中两条。

一个原因是出汗。汗液有滋补强身的作用。性交的时候,双方会互相吸收对方的汗液滋补自己,而自慰的时候只有失去没有吸收。

还有一个原因是灵魂的快乐。在性交过程中,灵魂可以得到快乐,这种灵魂感受的快乐有助于身体健康。而自慰是得不到这种快乐的。

其他几条的胡说八道程度大体与此类似。

由于蒂索的地位和身份,他这部「医学」着作的影响极为深远,可谓流毒百年。医生们把所有搞不清病因的疾病一股脑儿全部推给自慰。由于自慰的普遍性和私密性,这一做法对医生极为有利。想像一下这样的医患对话:

「医生,我这病到底怎幺回事啊?」

「你自慰吗?」

「哦,是的。」

「那就是自慰引起的。」

「医生,为什幺我的病老是好不了?」

「你戒掉自慰了吗?」

「偶尔犯过一次。」

「就是因为你自慰没戒掉才好不了啊。」

总之,医生们进入了一个幸福的时代——不知道这病是怎幺回事,那就说因为自慰;不知道这病该怎幺治疗,那就去放血。

医生们不断补充因为自慰导致的种种疾病的案例,由于自慰是如此普遍,以至于几乎所有疾病都可以归咎于自慰。大名鼎鼎的《大英百科全书》也全盘接受了蒂索的观点,性自慰被彻底地汙名化了。

随之而来的,就是针对自慰的种种预防和矫正手段。那个时代的医生,为了根除自慰这个他们认为严重威胁人类健康的恶习,殚精竭虑地做了各种努力和尝试。

这些尝试包括:孩子由父母陪睡,睡前让孩子活动到精疲力竭,睡觉的时候困住孩子的手。这些是温和的。

还有一些,就不那幺温和了。这些办法包括:给男孩子佩戴能把阴茎全部罩进去的金属罩,还有带刺的、一勃起就会引发剧烈疼痛的阴茎环。

如果这些不那幺温和的手段还不奏效,接下来的手段就近乎野蛮和残忍了。这些办法包括:锁阴术(将女孩的阴唇缝合,遮住阴蒂,避免触摸)、阴蒂切除术、包皮环缩术,以及长期反覆烧灼男孩子尿道等。

无数医生,就这样将他们的聪明才智浪费在这样荒唐的领域。蒂索之后,这样的荒唐持续了一百多年。

或许,我们不能过度责怪蒂索和他的追随者,在那个年代,现代医学尚处在萌芽状态,现代医学的理论,包括科学的研究方法和统计学方法都还没有建立。而破除自慰有害论的观点,也恰恰是随着现代医学的发展而逐渐完成。

十八世纪后半叶,在柯霍和巴斯德等人的带领下,细菌学兴起,大量疾病的病因得以明确,自慰在疾病发病中的作用逐渐被排除。此后,随着医学的不断发展,自慰与各种疾病的关联均被一一剥离。虽然有一段漫长的时期,医学界依然认为自慰有害健康,但是,对其危害程度的评价在不断地降低。

真正革命性的突破发生在一九四八年,这一年,美国科学家出版了《男性性行为》一书。一九五三年,《女性性行为》也问世了。两本书合成《金赛性学报告》,而作者金赛也因为这两本书成为名垂千古的性学大师。

金赛和同事们历经多年努力,搜集了近一万八千个与人类性行为及性倾向有关的访谈案例,累积了大量极为珍贵的第一手资料,用大量的访谈资料和分析图表,第一次向世人揭示了男性性行为与女性性行为的真相。

金赛以翔实的资料向世人证明,自慰是一件极其普遍、极其一般的事情,因而也是一件极其正常的事情。

有人评价说,自慰话题,始于蒂索,终于金赛。

一九九一年六月,第十届世界性科学大会在荷兰的阿姆斯特丹召开,荷兰卫生福利及体育部部长在大会开幕式上代表组委会庄严宣告:「自慰以前被认为是一种病态,但现在被认为无害,甚至是健康的行为。恰恰是那些不能自慰的人容易产生健康问题!」此时,来自五十八个国家的八百多名性科学专家和学者报以热烈的掌声表示赞同。

大量研究已经证明,自慰不会引起人体生理、心理的异常,也不会引起性功能障碍。相反,自慰已成为治疗某些性功能障碍(如性冷淡、性高潮缺失、早洩、阳痿、阴道痉挛等)的有效手段。自慰的危害就在于对自慰的误解导致的恐惧。

目前医学界的主流观点认为,手淫是无害的。对性愉悦的追求,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本能,如果能够不用麻烦别人就享受这样的愉悦,并没有什幺不好。手淫不会意外妊娠,也不会传播性病,是一种相对安全的性行为。

我知道,很多人对于「过度」自慰是否有害依然有疑虑。但这个问题,其实是个假问题。食色,性也,性欲和食欲一样,取决于个人需求。如果性欲满足了,或者身体过度疲劳了,人自然就不会自慰。而如果性欲未能满足且身体状况允许,那幺又何来「过度」一说。

美国政府出版的《育儿手册》中有关于儿童自慰问题的建议。一九一四年的版本中写到,儿童可能被这种有害行为断送一生,父母必须在第一时间制止,并推荐使用夜间捆绑孩子的手脚等方法。而在一九五一年的版本中,则建议不要对孩子的自慰行为说不,因为这样会让孩子苦恼。

当然,儘管如此,还是要提醒一下:自慰要尽量避免一些危险的方式,比如窒息性自慰或者使用可能伤害生殖系统的器具。同时,性满足方式应该多样化,以免过度依赖单一自慰模式,婚后出现夫妻性生活不协调。

科学潮流,浩浩蕩蕩。蒂索和他的《论俄南之罪》纵然名噪一时,最终还是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而医学,就在不断的扬弃过程中,大步向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