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生活纪实 >一本没有图片的艺术之书:评《诠释之外:艺评社会与近当代前卫运动》 >

一本没有图片的艺术之书:评《诠释之外:艺评社会与近当代前卫运动》

原创 生活纪实 作者: 时间:2020-06-14 05:51:27 653

原文刊于《香港01. 01哲学》,诚蒙作者授权转载

一谈到艺术书,大家脑内所浮现的图像大概是:一本巨型的、硬皮彩色印刷书,纸质方面,也肯定是一种你说不出名字但总之很高级的纸。可是,当代艺术文化评论者高千惠的新着,《诠释之外:艺评社会与近当代前卫运动》却反其道而行,开宗明义要写「一本没有图片的艺术之书」。一本艺术之书如何能够一张图片都没有?没有图片又要如何展示艺术作品让读者参考?关键就在这里:作者正正尝试不以作品切入,而是以艺评生产来重新理解艺术史;又或者更準确地说,作者意欲重整的是,一种不隶属于艺术史的艺评史。

与艺术史平行的艺评史

为甚幺高千惠需要以艺评作切入点?切入点的更换,如何更新我们的视野?作者整本书都试图处理这个问题,而最后得出的结论早已藏在书名当中:诠释之外。

正如作者在封底所言,艺评常常被设定为解谜者,解释谜一般的艺术作品有何意义。但明显地,这说法与作者的「诠释之外」有所冲突。为了提出有力的反驳,作者重新整理了自启蒙时代以来艺评者与艺评运动的发展。而在历史的整理中,我们可以看到其实艺术人的身份角色随着时代转变而游移。

据书中所言,启蒙时代最早的艺评生产可见于法国沙龙。当时并没有「专业」的艺评人,所谓评论艺术的人多数是在沙龙内争辩不休的文艺知识分子。因此,艺评常常跨界至其他文艺创作。例如书中花了不少篇幅展述的波特莱尔(Charles Baudelaire),其本身也是多以诗人身份、《恶之华》的作者而为人所认识。又例如以《骰子一掷》闻名的诗人马拉美(Stéphane Mallarmé)也被视为艺评人收录书中。在这段时期,我们可以看到艺术的评论,与其他文艺创作紧扣在一起。

但在1930年代开始,艺术开始与「族群意识」揉合在一起,「艺术为政府所用,或者艺术家以理想介入文化政策愿景行动」。(页203)例如美国与苏联的政治家对于艺术都有其论述,像俄国的托洛斯基(Leon Trotsky)认为艺术家的创作不应只满足自己的创作,而更应该着重作品对大众而言是否实用。另一边厢,美国的罗斯福新政亦有联邦艺术计划,着名艺术家波洛克(Jackson Pollock)亦曾经参与其中。在这个时期,艺评成为了测试作品政治取向的準则。

在这个情况下,艺术的自主性开始消解,于是乎艺术家们开始高举「为艺术而艺术」的旗帜。艺评人借助传播媒体与市场,让「所属」艺术家们成为艺坛新星。整个运动内容非常複杂,但结果是艺评摆脱政治影响后,却回头走进市场的怀抱里。普普艺术的安迪华荷可以说是当中的佼佼者。

诠释之外的,自主的艺评可能吗?

作者所提供的历史资料相当丰富而且扎实,就启蒙时期以来的种种艺术思潮及评论发展均描写得非常详细。其资料之多,几乎可以视之为一部艺评史百科。在论述欧美思潮时,也不忘回望亚洲地区的历史,思考当中的连结,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略嫌美中不足的是,作者在陈列历史后,却较少拉远镜头,从众多史料中提炼出观看历史的方法。但是读者看到最后隐约也可以体会到作者的真正关注之处──假如说艺术史是一种历史的话,为生产论述的艺评所整理的艺评史,则可以视之为生成历史的历史。那幺,对于艺术的研究,就得以由作品讨论,转移到生态问题。

观乎整本书,作者研究的真正焦点在于评论的生产本身。儘管艺术生产在某程度上可以自主,但是艺评却受到不少的制肘,包括来自各方的影响(其他文艺创作、政治、市场,以及艺术本身)。以唯物历史观出发,作者整理了艺评一直被视为解谜者的原因。所以作者在最后一卷终于提出他欲问已久的问题:「评论性的创作」当代艺坛已经普遍接受了,那幺「创作性的评论」目前所受的争议,又会否有得以解决的一日?「如何在反思性与自律性中,产生开创性的创作与书写?」(页377)

作者在寻求可以让评论者由「诠释者」摇身变成「第二作者」的理论基础。如其书中引述德国诠释学家迦达默尔(Hans-Georg Gadamer)所提出的概念「视界融合」(Horizontaler-Schmelzung),诠释理应是「作者视界和诠释者视野的相互交融,并在包容中出现超越文本的新视界」。(页377)「情境的分布是呈现发散型,而非聚合型」,作者更进一步引用罗兰巴特的《恋人絮语》解释。正正因为情境是发散型,评论理应是以作品为起点往外踰越,是为「创作性的评论」。如此,艺评就不再是解谜游戏,而是像本雅明所说,「说故事的人」。

对评论有所认识的读者在看见「诠释之外」时,难免想起一代评论家苏珊・桑塔(Susan Sontag)所着的《反诠释》。实则上,作者在自序文首就引用了此书,来展开他这研究。作者引述,「诠释是知识对艺术与世界的复仇──它耗尽世界资源,让世界贫瘠不堪,只为建立一个具有『意义』的影子世界」。(页2)既然诠释是死胡同,作者便引申桑塔的理论,意欲建立出一套诠释之外的评论。

可惜的是,这论点去到几乎最后一章才有足够空间发挥。但是若然没有前段的舖陈,作者的论述又不会像现在一样厚实。这书大可以视为前期平整地基的工作,以此为起望作者日后可更扎实地踰越评论的边界:「评论作家寻找可以对话的艺术家,而文本与图像世界的相遇者与对话者,也都在『看得见』与『看不见』之间行走。他们都有在他者之处进行自我找寻的动机」。(页393)

延伸阅读:《诠释之外》书序

相关文章